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善平居士的博客

在家人:通称居士,信佛陀教育是一位行菩萨道的修行者。

 
 
 

日志

 
 
关于我

承蒙普陀山梵音洞文革以后首任主持, 恩师达公上人,谨遵佛制 ,严净道场,敬聘诸师,传授优婆塞戒于我。证菩提果,登盘槃城。我随恩师达公上人学佛,我遵恩师达公上人传承并按口喻:参学、求学去访名山、名道场!恩师达公上人主持文革以后普陀山梵音洞修复开光,因缘致时, 恩师达公上人赠于我:[普陀山梵音洞开光留念]佛宝印章一枚,现成为恩师达公上人的遗物之一,常供自家佛台上,同受香火! 借此对关怀过我学佛修行师辈、同修表示:合十顶礼,谢恩!本博客内容中,学佛内容有不足之处,敬请师辈、同修师兄赐教!

网易考拉推荐

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法门━━《楞严经》宣示修行方法简述  

2012-04-28 10:45:36|  分类: 学习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法门

━━《楞严经》宣示修行方法简述

善平居士的札记稿整理

 

佛门中《楞严经》,又称《首楞严经》、《大佛顶经》、《大佛顶首楞严经》、《中印度那烂陀大道场经》。全称《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唐般剌蜜帝译,10卷。

《楞严经》的译者:为般剌蜜帝大师中印度行者,居广州制止道场,于唐神龙元年(705)从灌顶部中诵出,乌苌国沙门弥伽释迦译语,房融笔受,怀迪证译。

中国历代皆视《楞严经》为佛陀教育的主要经典之一。清代,章嘉呼图克图等将其译成藏文,并刊有汉、满、藏、蒙四体合璧的《首楞严经》全帙。在日本,此经亦流传不断。

佛历贰伍肆伍年(西历2001年)岁次辛巳年二月十九,观世音菩萨呈诞辰,香港佛教法喜精舍敬印1000本《楞严经易读简注》,普赠各界广结法缘;藏板者与流通处:香港佛经流通处。

本行者得《楞严经易读简注》非卖品一本,结“法缘”随喜赞叹!

本行者求学与参学《楞严经》,见第六卷中记载了观音菩萨阐明“耳根圆通”法门。

本行者在“耳根圆通”法门中,自己修行原则、修行方法、修行过程和修行途径中的等等,自己在质而言之,从中充分认识到:只有能彻底弄通或读懂了《楞严经》中第六卷:观音菩萨阐述“耳根圆通”法门的这段文字,“耳根圆通”法门中的修行就能够得到良好的解决行者自己的所有问题。不过,因为“耳根圆通”法门太过微妙甚深、不可思议;由于观音菩萨在讲述“耳根圆通”法门修行时,采用的均是高度抽象的非哲学、非宗教宇宙人生观的手法,因我是一凡夫,诵读过若千百遍后,总是有一种摸不着头脑或者是不得要领的感觉。

同时(近代)、历代(古代)的高僧大德,虽然也对这段经文或多或少做过注疏、讲记。但是,绝大多数的行者,还是无法从中把握到关键的要领。针对这问题,本行者自己一方面将采用广泛参参历代注疏和讲记中的手法;另一方面通过层层次第递进、条分与缕析的方法,来对这段“耳根圆通”法门最为核心、最为重要的经文,进行一番细致入微的解析,说出自己的理解和感悟,今天将自己学佛法札记整理成文,与同门共修师兄同享共勉,本文内容如有:不如法处,敬请共修师兄留言批驳,本行者在实修中理解后接纳,定会修正。

 

如卷六中云:

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获二殊胜。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与佛如来,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

 

从上段经典的整体上,不难可知悉:观音菩萨不但把“六根圆通”的最初修行,入门的方法宣讲出来,并把中间十分复杂的整个修行过程的“耳根圆通”法门,有可能证得的最终结果,更明确地作了宣示,其中最为关键的重要注意的地方,本行者归纳集中在以下三节中。

 

第一节、修行“耳根圆通”的操作方法

是修行“耳根圆通”的重点:观音菩萨教示的内容来看,修行“耳根圆通”法门的行者,最初只是利用“耳根”的倾听功能,作为修行的入门方便处,然后借耳根的“闻性”作用,来对耳根的内面进行一系列的反观;而这又恰是能否修成“耳根圆通”的第一个关键。

 

第二节、修行“耳根圆通”的最后结果

是修行“耳根圆通”的最后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观音菩萨上段经文当中,也是交代得十分清楚,那就是大乘佛法普为行者树立的唯一目标——“寂灭”。

行者度脱生死,进入“寂静”无为之境地。

此“寂”境地,远离迷惑世界,含快乐之意。

“寂灭”二字是“涅盘”的义翻译,“寂灭”为最简单的翻译,详细地翻译应该是“圆满清静寂灭净乐”。“寂”是寂静,“灭”是消灭烦恼的妄想,“寂灭”不是死亡的代名词。

凡是佛门中行者,依止“耳根圆通”法门应高度注意:千万不可以误认为“寂灭”就是什么都没有了,而是绝对的“寂静”,进入不生不灭中去。“若得如来寂灭随顺”,假如有行者当下顿悟,随即顺势进入灭,成佛的境界中,到此则“实无寂灭及寂灭者”。

前面两节已经详尽地把修行“耳根圆通”法门的基础方法、过程、途径、结果和佛陀选择“耳根”的主要动因,作了一个全面系统的简述。

 

第三节、修行“耳根圆通”法门需经历的复杂过程的解析

佛门中修行“耳根圆通”的法门要点,由于涉及的内容比较广泛和复杂,所以本行者采取:循序渐进、层层分析、数字量化的手法,认真的对此进行分为:十个层次(次弟)简述于如下:

 

第一层佛门中修“耳根圆通”法门的行者,就是要凭借“耳根”的“闻听”功德。修行的基础是要求行者,利用耳根听声音来“修证”。兹因为“耳根”收纳声音:不分前后、左右、上下、内外、十方全无障碍,能够清净圆满通达,进入佛的境界。行者要在自己的根与尘,面面相对的同时(耳听声),一定要做到“入流亡所”。这里说的“入流亡所”,就是先将凡夫的自己,天生为向外的攀缘声尘的闻听功能,要行者自己来转入向自己内的“闻性”上觉照。

佛门本行者对“觉照”的理解:行者不论行、住、坐、卧,常常从这“寂定”的性体上起用观照,妄念才现,立即察觉。用功日久,由于觉照时时现前,妄想执著起时,便能如片雪入洪炉,顷刻消融。这时正是依圆觉自性之光明,照寂灭清净之觉体。《圆觉经》说:“一切如来本起因地,皆依圆照清净觉相,永断无明,方成佛道。”可见彻证觉性,更无别。这一阶段的功夫,实际上正是《心经》所说“照见五蕴皆空”的“照见”功夫,也即《金刚经》所说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生心”(生清净心)功夫。        

“入流亡所”行者自己求解就参参大德之说教:

[天台宗]明交光法师的说法,就是 “入者,旋反也;流者二意:1.流谓法流,即闻性也,入流者,旋转闻声之闻,反闻自性也;2.流者,注也,顺闻奔声外注,谓之出流,反闻照性内注,谓之入流。”    

圆瑛法师对“入流亡所”也是有解释:“入流”就是“以观智为能入,耳门为所入,入既旋反闻机,不出流缘声,而入照性也”。

依照上述二位的大德的开示,行者自己专修“耳根圆通”法门,只要能够依据上述的方法“入流成功”的话,也就可以达到“耳根圆通”的第一层范畴;二是亡所,指在“闻性”发生作用在当下,行者自己要做到外遗声尘之动相,也就是在自己的神识(意识形态)里,不再留有任何的声尘,藏于自己的神识里。如此则能部分摆脱声尘的深重束缚,获得修行“耳根圆通”法门的初层次第成功了。行者自己也就是达到一种“万籁俱寂”,进入到“了了无声”的境界。

 

第二层,佛门中修“耳根圆通”法门的行者,必须在第一层修行完毕的基础上,进一层舍去声尘的静相,因为声尘之静相,虽然也是行者修“耳根圆通”法门的学有所得,但是它也是吸引“闻性”向外奔流的尘垢。所以佛门中修“耳根圆通”法门行者,勿以为出现静相,就是自己所要追求最后目标。而是应该及时舍去的对象,这样行者自己也就不会被所谓的“静相”,深重地窠臼(读音:kē jiù。此处注解:老的一套风俗习惯或经验)起来,从而彻底摆脱静相的束缚。

 

第三层,佛门中修“耳根圆通”法门的行者,在第二层的基础上,再进一层加功用行向内反流,若能向内反流成功,行者就能获得一种“寂静”的感觉。而这里的“寂静”不是“动尘”消除以后的“静相”,而是“动”、“静”二相彻底断灭以后的境界。如同《楞严经》所说:“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

 

第四层,佛门中修“耳根圆通”法门的行者,在第三层的基础中动静二相彻底消除以后,也等于是完全摆脱了“声尘”的窠臼,此时行者尚需勇猛精进,自强不息,勤思考:进一层强化自己所证的“寂静”境界。同时在这种“寂静”境界的基础上,学者开始反观原初赖以成立的“闻听”功能,通过对“闻听”功能的如实观照,行者自会发现原来依靠的“闻听”功能,已经不是赖以成圣的有效方便,而是需要对治和舍去的虚妄尘相。所以行者一定要做到“如是渐增,闻所闻尽”,也就是彻底地把“闻听”念相从自己的神识(意识)中剔除出去。如果行者能够除去耳根之“闻听”念相,也就达到了修“耳根圆通”法门的第四层成就。

 

第五层,佛门中修“耳根圆通”法门的行者,能否从自己的“神识(意识)”中成功剔除最初的下手功夫 —— “闻听”功能,既是行者精进向前,并为检验行者功力的试金石;又是验证行者自己的修“耳根圆通”法门有无进步的唯一标准。倘若行者一味贪恋“耳根”的闻听作用,或是不愿舍去这个方便之门,那么这个行者要想达到终极目标 —— “寂灭”,那就要比“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还要难上几亿倍。因此在此提醒在“耳根圆通”法门同修的师兄千万不能以此为满足不前,而是更精进继续努力向前,舍去第四层的闻听,抉发第五层的“初觉”,把自己本的“觉性”,从幽深的无明遮蔽之中显发。

 

第六层,佛门中修“耳根圆通”法门的行者,凡初步显现的觉悟,只是才舍去“闻性”的开始,而不是修行目标的终结(悟后启修才是正式进佛门的佛子修行)。所以证得觉悟的行者,还要于此精进不懈、加功用行,进一层把来之不易的初步之“觉”舍去掉。倘若行者能够在其中彻底铲除初觉,那么行者就会发现:就连行者道中津津乐道、爱恋随顺的觉性,也是虚幻生灭、空无实体的,这时行者就会有种“觉所觉空”的神识(意识),“空”的概念也就此展开。

 

第七层,佛门中修“耳根圆通”法门的行者,尽管“空”既是佛陀教育有别于其他外道的不共特色,又是佛陀教育许多宗派倡导的根本理念,但是在《楞严经》中看来,“空”不仅是影响佛道中行者走向“寂灭”的障碍,也是圆满修行“耳根圆通”需要舍去的对象。因而《楞严经》教导已有第六层根基佛弟子,已经证得“空境”的行者,应该于证得“空境”的极致之后(也就是圆空),不要自然地去随顺“空境”停滞不前,而是立即把其“空境”完全排遣,也就是要向观音菩萨所教授的那样,“空觉极圆、空所空灭”。

 

第八层,佛门中修“耳根圆通”法门的行者,“空境”被成功排遣之后,行者就会有种“灭空”的感觉,这时以前所证一切境界,比如像“亡所、寂静、闻性、觉受、空境”等,也就全然的从行者的神识(意识)中,彻彻底底被清除,当下证得此种境界的行者,除了尚有一丝微细的“灭空”神识(意识)之外,其他的一切也就荡然无存了。

 

第九层,佛门中修“耳根圆通”法门的行者,“灭空”的境界中,尽管已经达到修行“耳根圆通”法门的第九层,然而仍不是观音菩萨指向的终极理想。因此修行“耳根圆通”法门的行者,还是应当“百尺竿头、再进一步。”把“灭空”神识(意识)彻底的舍去掉,达到“生灭已灭”的超越三界的境界。

 

第十层,佛门中修“耳根圆通”法门的行者,能成功地把“灭空”的微细意识排出,行者从自己生命结构的框架,无明隐覆的幽深之中勘落、消融。那么行者期待已久的理想,观音菩萨设立的崇高目标,大乘佛教共许的旨趣,释迦世尊的出世本怀 —— 寂灭,也就灵光独耀、毫无遗漏的展现在学者的面前。最为经典,又独一无二的表述:“寂灭现前”。

行者具足:神识圆满的如来藏。

 

以上筒述:用数字量化的表达方法,从一至十个层面按不同的方向,简述“耳根圆通”整个修行原则与方法。从中不仅可以清楚地了解:佛门中修“耳根圆通”法门的方法,有鲜明地修行地次第,并可认识到“耳根圆通”法门不同其他法门独特理论形式的阐述。

佛门中“耳根圆通”法门,利用一系列的“否定”手法,彻底瓦解和消融行者心中所有的念相和定执,其他法门和有些经典,高度赞扬和肯定的“觉知”与“空境”,在修“耳根圆通”法门的独特意境中,也成为需要扬弃和割舍的执障。从个意义上讲,《楞严经》中阐扬““耳根圆通”的法门,不但具有其他修行方法共同具有的次第性质,同时还采用十种特殊的遮诠智慧,不仅层层剥削行者的各种虚幻“觉受”,而且也相当成功地指向了宇宙行人生的绝对真理,是佛门修“耳根圆通”的行者是一大要件,但仍短缺了一个元素没表述:

关于在第三节、修“耳根圆通”的法门要点中,涉及的内容比较广泛和复杂,佛门对此修“耳根圆通”法门的要点,表面上看来似乎已经完全被标示出来,可是当自己把眼光放到第六卷前面那段基础性的经文内容时就会发现,上述这种“以今度古、想当然耳”的理解和认为,其实仍就是不符合观音菩萨于《楞严经》当中宣示“耳根圆通”法门的实际本意,事实与理由如下:

完整的“耳根圆通”法门的修法,除了前面谈到的几个要点之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元素,是构成“耳根圆通”法门的要件,或者说是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元素,需要每一个修“耳根圆通”法门的行者给予应有的高度重视,这个要件元素就是观音菩萨在正式教授“耳根圆通”法门以前的一个开示:“我于彼佛,发菩提心。”

提起发菩提心,信奉佛陀教育和修行于大乘的行者,自然是心自明。因为祖师释迦牟尼佛,所传的大乘经典和所教授的大乘修行法门中,均明确地指出发菩提心是决定大乘经典和大乘修法的根本,同时形成在中国的八大佛门宗派,也都程度不同地有着与菩提心相关的教授内容。

例如:号称简易方便的净土法门,在倡导持名念佛的同时,也有号召大家生发菩提之心;在中国无处不现的禅宗,虽然是以“明心见性、见性成佛”为宗旨,六祖慧能也在《坛经》中有过“菩提般若之智(菩提心)、世行者本自有之”的教授;华严宗更不用说了,法藏大师在构建华严宗的理论体系时,大力倡导和强调菩提心的思想,论述了生发菩提心的重要性,系统阐扬了与菩提心有关的众多教义。

上述佛门中的宗派和大乘经典都在强调“菩提心”的做法可以看出,无论是在印度流传的修行法门,还是在中国创造的实践方法,只要是同属于大乘的修行法门,都是以发菩提心为前提条件。因为,依据佛陀于所有大乘经典当中的教示来看,行者有无发大菩提心,是决定这种修法到底是属于大乘还是属于小乘的唯一标准。如六十华严中云:“忘失菩提心,修诸善根,是为魔业……勤修清静波罗蜜,恒不忘失菩提心。”这段教义表面看来有点夸张,但是当行者自己深入抉发这句经文的深意会发现,其实佛陀于《华严经》中之所以会这样教诫修大乘行者,都能认识到发菩提心的重要性。当一个佛门修大乘行者,假若未生发菩提心的话,那么无论是他的修行结果或是他的修行行为,都将变成小乘的行径和果位。又云:“诸佛如来以大悲心而为体故,因于众生而起大悲,因于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觉。”《大般若经》亦云:“云何菩萨摩诃萨普为利乐诸有情故乘于大乘?满慈子言,舍利子,若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以一切智智(菩提心)相应作意。”这里主要揭示的道理,就是指出作为一个修行大乘菩萨道的“摩诃萨”在整个修证过程中,绝对不能缺少“菩提心”,因为“菩提心”是菩萨成佛(正觉)的关键。

对于“菩提心”列为修行的重要元素,除了上述提到的几部大乘经典里面有着这样的教示以外,近现代的许多高僧大德也曾在相关的著作中,对“菩提心”与修行法门的密切关系,有着较为详尽地阐述。

如宗喀巴大师曾于《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说:此中佛说有波罗蜜多乘及密乘二种,除彼更无余大乘矣。然此二由何门而入耶?唯菩提心是。此于身心何时生起,虽其他之任何功德未生,是亦住入大乘,若何时与菩提心舍离,则纵有通达空性等功德,亦是堕于声闻等地,退失大乘。

台湾的印顺法师则特意撰写了一部专著系统论述了“菩提心”与大乘法门、大乘经典不可分割的关系。如学佛三要中云:凡夫初学菩萨行,首先要发菩提心,发菩提心才是入菩萨道的学乘。菩提心是大乘佛法的核心,可以说没有菩提心,既没有大乘佛法。尽管修禅、修慧、修密、做慈善事业、了脱生死,若不能与菩提心相应,那一切功果,不落小乘,便同凡夫外道……禅定为五乘共法,般若为三乘共学,单修禅定或般若,仅可获致生天或了生死,而不能成佛;若欲成佛,必发菩提心,有菩提心作根本,修禅即成大乘禅,修慧即成大乘慧,一切皆是佛道资粮。

新加坡的演培法师在讲述省庵的《劝发菩提心文》时,也有一段关于“菩提心”与佛道之间关系的总结性说明:
  佛法有大小乘的差别,这是谁都知道的,入小乘有小乘的门路,入大乘有入大乘的门路,入小乘的唯一门路。是所发的厌离心,没有厌离心,绝对不会走上声闻的解脱道。而入大乘的不二法门,则是现在所说的发菩提心,如果没有发菩提心,自亦不会走上菩萨的菩提道。

以上几位汉、藏佛门中的大德,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和方面,论述了“菩提心”与大乘佛道之间的关系。通俗来讲:佛门禅宗中“戒、定、慧”三学的大乘佛法大圆满必与“菩提心”相连。

 

本行者于西历2009年5月3日撰写了篇《五种菩提心》札记发在自己“善年居士的博客”上,今天也选摘录如下:

 

佛陀教育中所有的宗派都必论述:菩提心。

对自己认识的菩提心微细剖析,分成五个菩提心: 愿菩提心、行菩提心、胜义菩提心、三摩地菩提心、明点菩提心。

 

什么是佛陀教育中菩提心呢?它的范围很广。菩提本身的范围,就是很广。对自己认识的菩提心归纳起来述:“愿”跟“行”。

 

第一个菩提心是愿菩提心

所谓愿菩提心:是自己本身发出来的一种愿望。

闻佛法,最初信佛陀教育,自己来到佛门中要学佛的众生,最重要的就是依佛法进行接受佛陀教育前,自己所发「四弘愿」的表示在哪里?自己是在家众,自己三皈依时、继后自己有缘再传授优婆塞戒时,种种仪式中充分反映出来,后学习以戒为师,读经、对所读经注解理解更表现出来,自己心净产生出感悟种种展示出来……

所谓「四弘愿」即「四菩提心」,也是等于四种的愿望。这四种的愿望分别为「慈、悲、喜、舍」。

慈,就是你给行者家快乐。

悲,是解决行者家的痛苦。

喜,就是永远带着一种喜悦的心。

舍,是完全的一种施舍,也就是不求回报的施舍,这是慈悲喜舍。

慈悲喜舍在佛陀教育里面,都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一种愿。「四弘愿」也是一种愿,自己刚开始接受佛陀教育,皈依师带自己发的就是「四弘愿」。

就是自己愿意学一切的佛法。自己愿意断所有的业障。另外,还有愿意度,不但自度,还要度他。

最后自己是愿意成就无上佛道。

自己愿意学、自己愿意断、自己愿意去度化众生、自己愿意成就佛道,都属于「四弘愿」范畴内。

自己愿菩提心发出来,自己发的愿愈大,自己将来得的成就就愈大。很多的佛菩萨,刚开始的时候,都是发愿菩提心。

其实佛菩萨,都是乘愿而来的。是佛、是菩萨,但是宁愿在娑婆世界做为一个行者,来度化众生。

涅盘了,安止的境界,不一定是好。真正发大愿的佛菩萨,大部分都是随应而化的,祂经常在娑婆世界。发大愿的佛菩萨,祂们都是愿菩提心的行者。你自己有愿,你自己就要去做。

所以当初很多佛菩萨发愿,据自己所知道的、了解的,在娑婆世界,仍然有很多的佛菩萨在默默的度化众生。祂们历代都是发愿,只有这个才是有意义的。

这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就是自己得到空性的真如,这是最有意义的。因为在接受佛陀教育里有一说:生死能够了,唯有得到真如,生死才能够真正的了脱。

所以当自己知道:恩师达公上人自己发愿:“生生世世能够开悟,悟了真如。然后以真如生生世世度化众生,还不舍一个众生,还要粉身碎骨度众生。”

当自己闻听恩师达公上人曰:

自己发愿内容时,觉得这个是最有意义的愿。

所以这个愿,无尽无期,没有尽期,无止尽的。

观:佛菩萨的愿,都是无止尽的。

有止尽的,不算是愿菩提心。自己只要是有止尽的愿,好像自己到这里,自己只做到这里为止,自己不再做了,这种愿,不是佛门中佛法里面所讲的愿:菩提心。

有的出家人,他发愿生生世世永远是出家人。因为他发觉了空性真如,是至高无上的,比什么都好,这是很大的愿望。

有在家居士问我恩师达公上人:“我有没有出家的缘?”

我恩师达公上人一看,他本来生生世世就发愿当出家人的,生下来就是要出家。他前世发的愿:“生生世世都要当出家人。”所以这个头一剃,就生生世世都要剃。发这大愿的,当然与出家有缘,所以出家还是有因的。

有人问恩师达公上人,我要当作家、当律师、当教师、当会计师行吗?

恩师达公上人说:你发这种愿望,这是属于世间的愿望,虽然也算是愿菩提,但是你真正的真如空性佛性的得到跟传播,在佛法里面,是真正的愿菩提心。

自己因缘之故,隔世之迷所造就,自己未遇恩师达公上人前,从不跪拜佛菩萨像;泥塑木雕的佛菩萨像是行者立,被立像圣者从前也是个行者,可是其成道(成就)历程我爱认真听述,内心认为应当学习,对泥塑木雕的佛菩萨像,我內心存有恭敬心,最高礼节双手合十致礼。所以佛菩萨都是生生世世在娑婆世界度化众生,祂们随时应化,一直不停止的。这种愿菩提心,是没有止尽的。顶礼恩师达公上人,让我闻佛法,保我累世佛根不退,今世能精进,让我一个在家众仍能依佛法守戒持修,培自净心的佛根。

世界上第一大的愿,就是得到宇宙人生观的真理。在娑婆世界度化众生,应该是属于第一大的愿。任何事业的愿望,都比不上这种愿。因为唯有至高无上的愿菩提心,才能够了生死。对生死能够了,也才能够无生跟无死。

 

第二个是行菩提心

在家众佛弟子既然发了愿,就要去实施,要去实践、实修,这个就是行菩提心。

我跟随恩师达公上人,恩师达公上人每天不停的学佛、禅定、持咒、念佛、修法、弘扬,愿菩提心、弘扬佛法,这个就是行菩提。每天都在持续去追求佛法、追求宇宙行者生真理、追求真如,没有一天浪费,这个就是一种行菩提心。自己当下学习持恒!

 

第三个菩提心,就叫做胜义菩提心,这个是比较难解释。

佛法里面,常常提到有一个叫「胜义光明」。这就是说佛门中行者已经发了愿,也去做了。但其中更深、更深的意义,在于佛门中行者做了,但是无求,不必求什么回报。而且做了以后,完全融入空性。这个就是比较难的一点,这就叫胜义菩提心。也是施而不望报,完全顺乎自然的去行愿,这一种菩提心,叫胜义菩提心。

「我做这么多,怎么没有得到好的报应呢?」此问,这就是不合于胜义菩提心的。

胜义菩提心是什么?就是佛门中行者做了,就把它归于空了,难就是难在这里。这个叫「胜义」,很殊胜的一种特别的意义在里面。也就是佛门中行者所愿的,所行的,均归于虚空的,这是比较高深。

佛门中行者,行者生是幻,是一场梦,是一出戏。

所谓「三轮体空」,无施者,无受者,无施之物,叫「三轮体空」。

所做的一切,本来就是归于虚空,还有什么呢?所以信佛的行者不要去执着佛门中行者的愿、佛门中行者的行,佛门中行者只要尽心尽力去做,就是了,这个才叫做「无量功德」。

所谓「无量功德」,就是让佛门中行者去愿,去行。但是,一切归于虚空,叫「无量功德」。真正的「无量功德」,是这样子的。

佛门中行者做善事,尽力而为,自然而然,没有求什么回报的,一切都是很自然。心里空荡荡,这是胜义菩提心的显露才能心里空荡荡。

金刚经里面讲的,所谓功德就不是功德。因为不是功德,才是功德。两个字 ── 胜义。

所以佛门中真修行行者修法、学佛,佛门中行者发了愿,发了菩提愿,行了菩提行,但是佛门中行者并没有认为这是一种功德。因为不认为是功德,才是功德。所以是无量,不可思议,全部在解释这个「胜义」两个字。

有缘师兄读本文到此时,假如真明白的话,就知道达祖师所谓的「没有功德」是什么。「没有功德」,就是胜义的意思。

梁武帝不明白胜义,他只有愿行,没有胜义。

有缘师兄你有胜义菩提心,一切所做的,变化为光明,就是胜义光明。

 

第四个三摩地菩提心,也是很难解释。行者修定,在定中行一切的菩提,称为三摩地菩提心。

定中佛门中真修行行者能够行一切?这很奇怪。

因为一个行者禅定,定下来,他只是一个行者坐在那里。他定于一,精神专注在一样东西上面。化为无,融入空性,如何是菩提心呢?这是很微妙的。

当佛门中行者精神集中,而化为空性的时候,佛门中真修行行者跟所有佛,完全融合为一了,称为「一大身」,一个很大的身体。这个时候,佛门中真修行行者所行的事,是不可思议的事。

佛门中行者只要能够融入空性,所有佛菩萨体性成为一大身,一身显化成为千万身。这个时候,佛门中行者有自己跟自己有缘的众生在梦境卜中都会得到你在佛法上的教导。这一种功德,就叫做三摩地菩提心。

经典里面有写观世音菩萨「千处祈求千处现,苦海常作度行者舟」。为什么千处祈求千处现?三摩地菩提心。祂怎么能够变化一千个身呢?

为什么呢?因为佛是一大身,菩萨是一大身,可以千处祈求千处现。哪一个祈求祂,伸出那只眼、那只手,去帮助他。这一种去行愿,就是三摩地的菩提心。

 

最后,还有一个明点菩提心。

什么是明点菩提心?就是佛门中即身成佛之大乘宗派的密宗,把密宗中真修行者,里面的你自己红菩提,内火往上提。白菩提下降,菩提心月液下降,在心轮这里集合。这个融解,就是火融解明点。

在心轮的地方,慢慢的,用湿润的方法,水去湿润,火把它这些水融解。然后湿润心轮,让心轮的经脉全部打开。这个时候,光明就会显现。这种光明显现,就叫做明点菩提心。

佛门密宗中真行者里的师兄你以这个明点,收摄放光。佛门密宗中真修行者里的师兄你融入空性的话,跟宇宙合一大身。宇宙跟师兄你融合为一,师兄你跟宇宙融合为一。这时候合一大身的这种现象,就叫做明点菩提心。

所以佛门密仪规的修行师兄,要修出自己的光明出来,就叫做「子光」,宇宙意识的大光明,就叫「母光」。

「子光」跟「母光」合一了,就叫做「果光」。这个「果光」,就是明点菩提心。这个有什么好处呢?密勒日巴祖师是这样子修的,禅定之中,祂修「大手印」。「大手印」修出来了,得到明点的菩提心。明点的菩提心师兄你融入,三摩地菩提心也就显现出来。

 

当下行者不仅可以了解到大乘佛教与小乘佛教的判准,也能明确地认识到“菩提心”与成佛之道或大乘佛陀教育修行法门之间的紧密关系。

 

换句话说,在上面行者所列几位大德的观念中,自始至终都有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任何一种佛门大乘的修行法门,均不能脱离与菩提心的关系。倘若脱离了与菩提心的联结,或者行者从始至终都未生发菩提心的话,那么就算这个主修方法确实属于大乘法门,那也会随着菩提心念的缺失,迅速转化成为小乘行径。从这个意义上说,菩提心既是决定大乘佛教的关键,又是成就大乘行法的根本。而本文的主题——“耳根圆通”法门,既然也是属于大乘佛法,当然也就无可争议的具有题中应有之义。

基于上述事实与理由,本行者当中把“菩提心”列为构成“耳根圆通”法门不可或缺的元素。当然,这种总结和归纳也是符合观音菩萨的本来意愿和《楞严经》的大义的宣示。

 

以上本行者研习《楞严经》中观世音菩萨宣示“耳根圆通”法门,整理札记的简述,下面应该对《楞严经》的基本架构,整理札记的浅述:

 

《楞严经》可说是“从破魔始,至破魔终”。《楞严经》一开始时,佛以阿难示堕因缘,自说神咒破魔;到末了,佛又自说五十种阴魔,教示首楞严行者如何觉知魔事、破魔,作为结束;于其中间,种种破立,皆是以破魔、破邪、破妄为主轴。所以略说本经之结构,即是:自阿难示堕、佛入定放光说咒,文殊将咒往救,此即是破魔之始。然后阿难请示修定的方法,因为诚如阿难所自述者,修行若光追求闻慧,定力不足,境界现前时,便把持不住,戒体不保,因而堕落,成就魔事。

 

基于阿难之请,于是佛方便示导,历经七处徽心(实即七处破妄),破妄之后[显见],即十番显见(显示能见之性):[见性]显示之后,再开示五阴、六入、七大、十二处、十八界皆本如来藏妙真如性。信解契入如来藏妙真如性之后,如来再教敕与会圣众、开示大众此如来藏妙真如性之用,亦即令知依体起用,这就是[二十五圣自证境界],令众生闻如来藏之妙果,而欢喜发心依此修行。开示依如来藏修行,当得种种妙果后,即回头开示因位的修行,详细陈示从初发心直至菩提的真修之路。

由于佛祖说法,常是由果溯因,如四圣谛:由‘苦’谛之果而回溯‘集’]地之因,次由‘灭’谛之果而回溯‘道’谛之因。

为了实践真修行路,阿难即请佛重说大咒、开示如何建坛、结界、严道场、及修楞严大定之法。本经的法门(楞严法门)之精髓,即在首楞严神咒,因为如来救度阿难免于堕落,乃至十方一切如来破魔、证三藐三菩提、于十方世界度脱无量有情,都是依楞严咒威神之力,这是佛在经中所开示的。关于楞严咒其它种种功德之力,请详见本经经文,兹不赘述。又,佛说:末法时期,众生修行,若不持楞严咒,能远离魔事者,无有是处!修行不能离魔事,而能有所修证、有所成就者,亦无有是处。

 

楞严法门三大主旨:

 

一、悟本体(先行)

本性即是真如本性,即如来藏性。

“悟”有三种:  

1、解悟

即是始觉。于此觉中,“了妄达真”。“了妄”者,如了七处皆妄,一切世间幻化虚妄。“达真”者,如十番显见,通达本有“真见之性”。此“始觉智”即见道位,于是悟中,行者之观念(知见)改变、行为转变,且此等转变皆是决定,非如突然心血来潮,昙花一现,此即如圆觉经所云:“即已成金,不复为矿”。是故非如一般之文字知解,乍现即逝;即如小乘之见道位,一切邪见、恶知见悉断;亦如大乘见道位,决定一佛乘,不再履于凡外权小之径,并于一切法,闻即信受、谛解。

2、行悟

即明心见性。“明心”者,明心相也。心相者,即如大乘五位百法中所示之心王、心所、心不相应行等法,包括心所的善恶(烦恼)等法自相、及相互间的关系,如何生起、如何修灭等。至于“心王”,则了八识之体,诸识各自之体、相、用如何,以及其间互动之条件及本源。如是一一法皆明了者,乃得称为真“明心”者,故六祖惠能大师说:“明心号菩萨。”“见性”者,即是见自本性,亦是见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二十五有皆本如来藏妙真如性。此见性,常修道位,亦即“分证觉”,即于六十位修证过程中,分分断无明,即得分分见;是故《大般涅盘经》中说:“十住菩萨犹见不了了。” 意谓:十住菩萨虽有见性,但仍不能了了全见,是故,于此位中,尚非现量境界,而仍属比量智。

3、证悟

此即“究竟觉”,亦是证道位,即为现量智。是故当知,所谓“悟”者,绝非“神秘”、笼统的概念,而是有具体之悟境、对象、及内容的。且悟前与悟后,其人之三业,必然转变,有所不同;其转变即:越加清净、壮严、不贪染、有智慧。而且当然不会因为悟了,而言行乖异、反常、狂妄、贪爱世间、恣行杂染(若如此者,则决非悟了,而是著魔—然末世众生愚妄不知,常以著魔为大悟!)

二、持心戒(初行)

  持心戒者,即是持佛戒。如佛在本经中说:‘我毗奈耶中宣说修行三决定义:所谓摄心为戒,因戒生定,因定发慧,是则名为三无漏学。’一般的戒,都是指身口戒,不是心戒;而[佛戒]是心戒,故说:[摄心为戒],以摄心、摄念,令恶心、恶念不起,名为心戒,是为如来戒。因为既要修[佛定],而不能光持凡夫、小乘[身、口]之戒——持此戒者,于其持犯,即不能说要具多少缘,且其事成就——如[前人命断](杀生)、[离本处](偷盗)、[入胡麻许](邪淫)、[前人领解](妄语)、[咽咽得罪](饮酒)等——方结罪,只要起心动念有恶念,恶心生起,即是有犯,是故名为心戒。故欲修佛定者,须持佛心戒,持心令无杀心、无盗心、无淫心、无妄语心,才有资格修习佛定。至于持佛心戒,于本经中则包含两大单元:

  1、四种清净明诲(详见经文卷六)

  (1)其心不杀:不起杀心

  (2)其心不盗:不起盗心

  (3)其心不淫:不起淫心

  (4)其心不妄语:不起妄语心

  2、三种渐次(详见经文卷七)

  (1)除其助因:除五辛

  (2)刳其正性:断除酒肉、淫欲(包括正淫)

  (3)违其现业:不缘六尘,旋元自归

  如是持佛戒,身语意三业清净,资粮具足,堪修大定。

三、修大定(正行)

  此即所谓“全体起修”。所言“体”者,真如本体也,以悟得本体故,故得依此本体为“本修因”(即“如来密因”),而进修首楞严大定。其次弟为:

  1、具信解:信解正法、无上法,尤其是真如法;如前说。

  2、持净戒:除在家者五戒、八戒,出家者沙弥戒、比丘、比丘尼戒之外,尚须依循四种清净明诲、三种渐次,此则僧俗共遵者,如前说。

  3、严道场:包括择地、掘地、净地、建坛、洒净、结界、壮严道场(含如法安奉佛菩萨像、法器、供具、壮严具,如幢、幡等)。

  4、持心咒:先持大咒以为结界,再持咒心,以为摄心入定。

  5、修大定:以持佛心咒,得与佛心相应,入佛总持,三密与佛相应,得佛三密加持,速入大定。

  6、破五阴:入大定后,以大定之定慧力,破五十种阴魔;阴魔破故,即破五阴(五十阴魔即五阴各各有十境,五乘十为五十,故五阴总共有五十境);五阴破故,得度“五浊”(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

  7、证三昧:五阴魔破,即身证得三昧,究竟、坚固、不动。

  8、证圆通:证三昧故,以三昧力照破六和合,复归一精明,无复根隔,内外圆通,诸根(信﹑勤﹑念﹑定﹑慧五根及其他一切善根﹔或指眼﹑耳﹑鼻﹑舌﹑身五根。)互用,身心无碍,理事无碍,是名圆通。

楞严法门之精要,一言以蔽之,即是首楞严三昧。虽然其他经典也有讲种种三昧,甚至三味的修法,然而最完整、圆满的,莫过于本经所开示的首楞严三昧。何以故?本经从开始修定前的信、解、悟、入之资粮位,到正行的修行、证果,整个过程,其间修行者会碰到的种种困难、岔道(例如三界七趣)、以及困难的排除、岔道的避免,一一详细解说,令你不会为内外障难所困,不受邪魔留难,亦不堕为凡、外、邪、小,而一路直趋无上菩提妙壮严路。

又,首楞严三昧,以密教言之,在本经中即是“本尊三昧”,以是本尊所入之三昧故。行者若依法修习而入此三昧,即得“本尊加持”。

 

本行者的敬谏:

《楞严经》千年探究,难见定论。本行者不参与任何方式的讨论,更不参与任何争论,对于本文仅为本行者研习《楞严经》的札记内容的部分。

 

                                                         善平居士于上海

                                    壬辰年四月初八 浴佛节

  评论这张
 
阅读(258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